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世界姚氏宗亲联谊会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16|回复: 2

姚文田

[复制链接]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开心
    昨天 12:58
  • 签到天数: 1410 天

    [LV.10]以坛为家III

    发表于 2019-1-11 21:07:21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    姚文田
     
    类 别:
    文状元
    朝 代:
    曾用名:
    不详
    生卒年:
    1758~1827
    字:
    秋农
    号:
    梅漪
    籍贯(古称):
    归安
    籍贯(今称):
    浙江吴兴
    及第时间(中历):
    清嘉庆四年
    及第时间(西历):
    1799年
    科 别:
    己未科
    名 次:
    进士第一人
    授 官:
    礼部尚书
    谥 号:
    文僖
    著 作:
    《说文声系》,《古音谐》,《四声易知录》,《易原》,《广陵事略》,《邃雅堂学古录》,《邃雅堂文集》,《春秋经传朔闰表》
       姚文田年少时,家中贫困,父亲客游他方,母亲沈氏亲自口授经籍,有时生不起火、揭不开锅,人们劝她卖掉旧房废地,沈氏说:“等我儿子作官时,留此地盖一品坊那。”乾隆五十九年,乾隆帝出巡天津。姚文田以举人应召试,获第一名,授职内阁中书,充任军机章京。而后,真的成了天下第一。
      嘉庆四年,姚文田考取状元,授翰林院修撰。嘉庆五年,出任广东乡试正考官。嘉庆六年,出任福建乡试正考官。出任广东学政。嘉庆十一年,充任日讲起居注官。嘉庆十二年,出任山东省乡试正考官。不久,父丧丁忧归里。嘉庆十五年,三年服丧期满,迁任詹事府右春坊右中允。充任日讲起居注官。出任河南学政。嘉庆十六年,迁翰林院侍讲、转侍读。嘉庆十七年,擢詹事府右庶子。嘉庆十八年,姚文田升国子监祭酒,入值南书房。嘉庆年间,受“林清之变”影响,皇帝下诏求众官进言。姚文田指出当时百姓负担沉重,南方赋税重、北方徭役多。解决的办法是重在任人,管理好地方。此议,得到嘉庆帝赞赏而被升为詹事,充文渊阁值阁事。嘉庆十九年,姚文田又上疏勿施酷刑、爱民养民才能长治久安。嘉庆帝立刻下诏加紧发展农桑、减缓苛政刑狱。升任内阁学士兼礼部侍郎、教习庶吉士。嘉庆二十年,擢兵部右侍郎。嘉庆二十一年,由兵部右侍郎转为户部右侍郎。嘉庆二十二年,充任会试副考官,转户部左侍郎兼管钱法堂事务。嘉庆二十四年充殿试读卷官、提督江苏学政。
      道光年间,姚文田上奏漕运浮收弊端。道光帝颁诏,禁止浮收,裁革运丁陋规,严禁勒索州县。道光三年,充经筵讲官。道光四年,姚文田充任都察院左都御史。道光五年,充顺天乡试副考官。次年,署工部尚书。道光七年,姚文田仕至礼部尚书。同年卒于任所。谥“文僖”。
      翰苑名贤、文章巨匠姚文田,是清代一位蜚声朝野的著名学士,他嘉庆年间高中进士,官至礼部尚书。这位老先生不仅治学严谨,而且为官耿直,一身正气。每当他奉旨担任科举主考官时,总要在试场大门的两边贴上这么一副醒目的对联:“科场舞弊,皆有常刑,告小人毋撞法网;平生关节,不通一字,诫诸生勿听浮言。”真可谓铁面无私,令人吐舌。
      姚文田博学多识,著述甚多,长于考据。他的学问无所不贯通,以程朱理学为宗。
      著有《说文声系》、《古音谐》、《四声易知录》、《易原》、《广陵事略》、《邃雅堂学古录》、《邃雅堂文集》及《春秋经传朔闰表》等。此外,还有其他诸类不同著述。


    回复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开心
    昨天 12:58
  • 签到天数: 1410 天

    [LV.10]以坛为家III

     楼主| 发表于 2019-1-11 21:09:44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姚文田楷书





    姚文田(1758—1827),字秋农,号梅漪,归安(浙江吴兴)人,《石渠宝笈三编》的编纂者之一。嘉庆四年(1799)状元,为官耿直,历官河南学政、兵部右侍郎、户部右侍郎、内阁学士、礼部尚书。谥“文僖”。工书法。治学严谨,文坛巨匠,有《说文声系》、《古音谐》、《邃雅堂文集》等传世。


    清代姚文田楷书册页《御制秘殿珠林石渠宝笈三编序》,纸本六开,纵13.2厘米;横32.4厘米,约书写于1816年,笔画流畅,运笔沉着劲健,具有遒逸俊爽之美。北京故宫博物院藏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    回复 支持 反对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开心
    昨天 12:58
  • 签到天数: 1410 天

    [LV.10]以坛为家III

     楼主| 发表于 2019-1-11 21:16:03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【姚文田自题联】

    世上几百年旧家,无非积德;

    天下第一件好事,还是读书。

    --姚文田自题书房

    【姚文田撰题联】

    碧云怀旧侣;

    明月定前身。

    --姚文田手书墨迹联

    拳石书拔黄子久;

    胆瓶花拯紫丁香。

    --姚文田手书墨迹联

    过如春草芟难尽;

    学似秋云积不多。

    --姚文田手书墨迹联

    此联墨迹现刻于上海文庙庑殿内。

    科场舞弊皆有常弄,告小人毋撄法网;

    平生联节不通一字,诫诸生勿听浮言。

    --姚文田题省试、乡试考场

    姚文田,为官清正,他在二十多年的宦海生涯中,曾多次出任省学政及乡试主考。每到一处,主持考试前,他都要在试院门口题这样一副对联。这实际是一篇简短的布告,告诫那些想搞小动作的人:法律无情,不要抱侥幸的心理去自讨苦吃,在我这里是打不通任何关节的。他说得到又做得到,所以考生们都不敢去找他走门路,也不敢胡来。这样他每次主持试事都能顺利进行。

    【题咏姚文田联】

    姚文田号秋农,彭邦畴号春农,两个农夫,空想田畴之乐;

    帅承瀛字仙舟,何凌汉字仙槎,一行仙吏,同登瀛汉之天。

    --清·佚名题嵌姚文田等四人名字联

    姚文田,字秋农,浙江归安人。乾隆五十九年,高宗幸天津,召试第一,授内阁中书,充军机章京。嘉庆四年一甲一名进士,授修撰。迭典广东、福建乡试,督广东、河南学政,累迁祭酒。

    十八年,入直南书房。会因林清之变,下诏求言,文田疏陈,略谓:"尧、舜、三代之治,不越教养两端:为民正趋向之路,知有长上,自不干左道之诛;为民广衣食之源,各保身家,自不致有为恶之意。近日南方患赋重,北方患徭多,民困官贫,急宜省事。久督抚任期,则州县供亿少,宽州县例议,则人才保全多。"次年复上疏,言:"上之於下,不患其不畏,而患其不爱。汉文吏治蒸蒸,不至於奸,爱故也。秦颛法律,衡石程书,一夫夜呼,乱者四起,畏故也。自数年来,开上控之端,刁民得逞其奸;大吏畏其京控,遇案亲提,讦诉不过一人,牵涉常至数十,农商废业,中道奔波,受胥吏折辱,甚至瘐死道毙。国家慎刑之意,亦曰有冤抑耳。从前马谭氏一案,至今未有正凶,无辜致毙者累累。是一冤未雪,而含冤者且数十人。承审官刑挞横加,以期得实,其中冤抑,正复不少。欲召天和,其可得乎?顷者林清构逆,搜捕四出,至今未已。小人意图见长,不能无殃及无辜,奉旨严禁,仰见皇上如天之仁。臣以为事愈多则扰愈众,莠民易逞机谋,良善惟增苦累。应令大小官吏,可结速结,无多株引,庶上下相爱,暴乱不作矣。至所谓养民之政,不外於农桑本务。大江以南,地不如中原之广,每岁漕储正供,为京畿所仰给者,无他,人力尽也。兖州以北,古称沃衍;河南一省,皆殷、周畿内;燕、赵之间,亦夙称富国。今则地成旷土,人尽惰民,安得不穷困而为盗贼?岁一歉收,先请缓徵,稍甚则加蠲贷,又其甚则截漕发粟以赈之,所以耗国帑者何可算也。运河屡淤,东南漕未可恃,设有意外,何以处此?臣见历来保荐州县,必首列劝课农桑,其实尽属虚谈,从无过问。大吏奏报粮价,有市价至四五千钱,仅报二两内外,其於收成,又虚加分数,相习成风。但使董劝有方,行之一方而收利,自然争起相效,田野皆辟,水旱有资,岂必尽资官帑,善政乃行哉?民之犯刑,由於不率教;其不率教,由於衣食缺乏而廉耻不兴。其次第如此,故养民为首务也。"奏入,仁宗嘉纳之,特诏饬各省以劝课农桑为亟,速清讼狱,严惩诬枉。

    20年,擢兵部侍郎,历户部、礼部。22年,典会试。24年,督江苏学政。道光元年,江、浙督抚孙玉庭等议禁漕务浮收,明定八折,实许其加二。文田疏陈积弊曰:"乾隆30年以前,并无所谓浮收。厥后生齿日繁,物价踊贵,官民交困,然犹止就斛面浮取而已。未几而有折扣之举,始每石不过折耗数升,继乃至五折、六折不等。小民终岁勤动,事畜不赡,势必与官抗。官即从而制之,所举以为民罪者三:曰抗粮,曰包完,曰挜交丑米。民间零星小户、贫苦之家,拖欠势所必有。若家有数十百亩之产,竟置官赋於不问,实事所绝无。今之所谓抗粮者,如业户应完若干石,多赍一二成以备折收,书吏等先以淋尖、踢脚、洒散多方糜耗,是已不敷;再以折扣计算,如准作七折,便须再加三四成,业户必至争执。间有原米运回,州县即指为抗欠,此其由也。包完者,寡弱之户,转交有力者代为输纳。然官吏果甚公正,何庸讬人?可不烦言而自破。民间运米进仓,男妇老幼进城守待,阴雨湿露,犹百计保护,恐米色变伤。谓其特以丑米挜交,殆非人情。惟年岁不齐,米色不能画一,亦间有之。然官吏非执此三者,不能相制,生监暂革,齐民拘禁,俟其补交,然后请释。不知此皆良民,非莠民也。此小民不能上达之实情也。然州县亦有不能不尔者,自开仓讫兑运,修整仓廒芦席、竹木、绳索、油烛百需,幕丁胥役修饭工食,加以运丁需索津贴滋甚,至其平日廉俸公项不能敷用。无论大小公事,一到即须出钱料理。即如办一徒罪之犯,自初详至结案,约须百数十金。案愈巨则费愈多。递解人犯,运送粮鞘,事事皆需费用。若不取之於民,谨厚者奉身而退,贪婪者非向词讼生发不可,吏治更不可问。彼思他弊获咎愈重,不若浮收为上下咸知,故甘受民怨而不惜。其藉以自肥者固多,而迫於不获已者盖亦不少。言事者动称'不肖州县',州县亦人耳,何至一行作吏,便行同苟贱?此又州县不能上达之实情也。州县受掊克之名,而运丁阴受其益,然亦有不能不然者。昔时运道深通,运丁或藉来往携货售卖以赡用;后因黄河屡经倒灌,运道受害,虑其船重难行,严禁多带货物。又从前回空带盐,不甚搜查;近因盐商力绌,未免算及琐屑,而各丁出息遂尽。加以运道日浅,反多添夫拨浅之费。此费不出之州县,更无所出。此又运丁不能上达之实情也。数年前因津贴日增,於是定例只准给三百两。运丁实不济用,则重船不能开,州县必获咎戾,不免私自增给,是所谓三百两者虚名耳。顷又以浮收过甚,严禁收漕不得过八折。州县入不敷出,则强者不敢与较,弱者仍肆朘削,是所谓八折者亦虚名耳。然民间执词抗官,官必设法箝制,而事端因以滋生,皆出於民心之不服。若将此不靖之民尽法惩处,则既困浮收,复陷法网,民心恐愈不平。若一味姑容隐忍,则小民开犯上之风,将致不必收漕,而亦目无官长。其於纪纲法度,所关实为匪细。"疏入,下部议。时在廷诸臣多以为言,文田持议切中时弊,最得其平。诏禁浮收,裁革运丁陋规,八折之议遂寝。

    四年,擢左都御史。七年,迁礼部尚书。寻卒,依尚书例赐恤,谥文僖。

    文田持己方严,数督学政,革除陋例,斥伪体,拔真才,典试号得士。论学尊宋儒,所著书则宗汉学。博综群籍,兼谙天文占验。林清之变未起,彗入紫微垣;道光初,彗见南斗下,主外夷兵事:文田皆先事言之。

    回复 支持 反对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    本版积分规则

    QQ|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世界姚氏宗亲联谊会

    GMT+8, 2019-1-22 00:28 , Processed in 0.122830 second(s), 17 queries .

    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    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  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